龍華會松林小築

關於部落格
龍鳳呈祥天機顯*
華光嶾玄圖騰搴*
會悟皇法天啟緣*
松柏後凋四正圓*
林立術法淂恦演*
小慧覺知蛻變衍*
築真潛能皇道玄*
添願行慧傳奇掔*
  • 639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比守身如玉更重要的,是守腦如玉

 
 
 
輕易被感動,輕易被激怒,輕易被嚇住,輕易被誘導……當下橫亙在人群中最幽深的分野,已經不是信息多寡所形成的“知溝”,而是判斷力強弱所分化出的“智溝”。
在這個信息爆炸時代,我們應學會守腦如玉。
 
 
01
一天,蘇格拉底上課時,
從短袍中掏出一個蘋果:
“大家集中精力,嗅聞空氣中的氣味。”
然後,他回到講台,舉著蘋果問:
“哪位同學聞到了蘋果的味道?”
幾位同學回答:“我聞到了,淡淡的蘋果香味!”
其他同學你望望我,我看看你,都不作聲。
蘇格拉底再次舉著蘋果從學生叢中走過,
“請務必集中精力,仔細嗅聞空氣中的味道。”
回到講台,他問:“大家聞到蘋果的味道了嗎?”
學生們異口同聲回答:“聞到了!”
蘇格拉底說:“非常遺憾,這是一個假蘋果。”
我們,其實很喜歡隨大流。
 
 

 
 
02
心理學家阿希做過一個從眾實驗:
當參加測試的大學生走進實驗室時,
發現已經有5個人先坐在那裡了。
他不知道,這5個人都是托兒。
阿希讓大家作個判斷:卡片上4條線段,哪兩條一樣長?
 
線段差異明顯,正常人很容易作出判斷。
但5個托兒故意同時說出一個錯誤答案。
於是,一大串測試者跟著選擇了錯誤答案。
每個人都有潛在的從眾心理:別人做什麼我跟著做什麼,我的行為就是正確的。
 
 
你去參加音樂會,在路口遇見一群人。
他們都在仰望天空,於是你也跟著仰頭觀望。
音樂會上,一個人帶頭鼓起掌來,
你也跟著鼓掌,整個大廳掌聲雷動。
 
音樂會結束,你去更衣室取外套。
看到前面的人將一枚硬幣扔進碟子,
你也慌忙從兜裡找出一枚硬幣扔進去。
…………
 
 
我們常以為自己很有主見,其實恰恰相反——
我們習慣依附於他人,沒有自己的思想;
習慣跟隨別人瞎起鬨,沒有自己的主見;
習慣人云亦云,沒有判斷事情真偽的能力。
 
 

 
 
03
1895年,勒龐寫了一本經典著作《烏合之眾》。
此書出版後,以每年再版一次的速度瘋狂傳播。
這本書為何具有如此魔力?
它道出一個真諦:聰明的個體陷入群體就容易變成傻逼。
 
 
個體大多是聰明的、理性的、冷靜的,
但一旦陷入群體或成為群體的一部分,
 
就容易變得迷信、盲從、愚蠢、暴力:
1.群體不善於推理,卻急於採取行動;
2.群體衝動、急躁,易受暗示和輕信;
3.群體的智慧,低於個體的智慧;
4.群體充滿原始的暴力和嗜血的慾望;
5.群體的道德水平十分低劣。
 
 
所謂烏合之眾,就是說再聰明的人都有傻逼的潛質。
“一旦融入一個群體,你就會傳染上他們的動作、習慣以及思維方式,做出一些荒唐可笑但毫不自知的事情。”
 
 

 
 
04
21歲的蔡洋,從南陽來到西安,
一直老老實實地刷了兩年牆。
 
他生活無比簡單,上班,下班,
看看抗日劇,玩玩遊戲,
偶爾在網絡中傾訴對愛情的渴望。
但他生活的輪盤在2012年9月15日突然翻轉。
 
 
那一天,反日的標語貼滿了西安,
狂熱的人群佔領街道,吶喊聲似要掀翻古城。
擁擠在人群中的蔡洋無比亢奮,
他急於想找個目標做些什麼,以示愛國。
 
終於,他盯上了一輛日系車。
他抓起一把U形鎖,狠狠砸在車身上。
車主李建立急了,跑出來理論。
 
 
蔡洋高高躍起,對著李建立的頭一頓猛砸,
一下,兩下,三下……濃稠的血與腦漿噴湧而出。
而等待蔡洋的,是10年牢獄之刑。
個人陷入群體,很容易就會成為“蔡洋”,在烏合之眾中變成“群盲”。
 
 

 
 
05
不要以為蔡洋傻,我們聰明不了多少。
《羅一笑,你給我站住》一文一刊出,
我們毫不琢磨思考,立馬隨手轉發。
《羅爾有三套房產,是兩家公司法人代表》一刊出,
我們又紛紛掉轉槍頭,罵得羅爾體無完膚。
 
 
《羅爾說“羅爾事件”》一刊出,
我們又無比同情羅爾,覺得“善良是偽裝不出來的”。
《對羅爾的寬容,是對好心人的犯罪》一刊出,
我們又覺得羅爾可恨,“損害了本來就脆弱的社會誠信”。
 
觀望這兩年發生的熱點事件,沒有一件躲得過這個鐵律——聽到甲方發聲,我們義憤填膺;聽到乙方發聲,我們覺得甲方不是東西;聽了丙方發聲,我們又覺得甲乙都不是好鳥。
我們就這樣輕易被感動、輕易被激怒、輕易被嚇住、輕易被誘導……
 
 
世界名著《動物農場》中有個例子——
動物領袖斯諾鮑和拿破崙又發生了分歧。
拿破崙覺得當務之急是設法建立武裝隊伍。
斯諾鮑認為應先煽動其他莊園的動物造反。
 
動物們先聽了拿破崙的,又聽了斯諾鮑的,竟不能確定誰是誰非。
實際上,講話的是誰,他們就會同意誰的。
失去腦子的我們,不就像這群動物嗎?
 
正如評論家曹林說:“當下橫亙在人群中最幽深的分野已經不是信息多寡所形成的‘知溝’,而是判斷力強弱所分化出的‘智溝’。”
 
 

 
 
06
柴靜剛進央視時,老師是陳虻。
陳虻啪地將一盒煙拍到桌子上。
問柴靜:“這是什麼?”
柴靜回答:“煙。”
 
“我把它放醫學家面前,說請您寫三千字。他肯定會寫尼古丁含量,吸煙的人肺癌發病率是不吸煙人的多少倍……”
 
“我讓經濟學家寫三千字,他肯定會寫:煙草是國家稅收大戶,煙草走私對經濟的影響……”
“我讓搞美術設計的寫三千字,那哥們肯定會寫:色彩、標識的個性創意……
 
 
然後,陳虻翹起腿,對柴靜說:
“現在,請你寫三千字,你會寫什麼?”
柴靜一下蒙了,不知從何入手。
陳虻說:“你有自己看待世界的坐標系嗎?”
 
借用陳虻的話:你有看待事物的坐標系嗎?
遇到一件事情,你想過這五個問題嗎?
 
1、這個事情有沒有證據和理由支撐?
2、這個理由/邏輯是否能夠推出結論?
3、這裡面是否隱藏了某種價值觀假設?
4、其中的證據/事實是否能有效支撐理由?
5、是否存在隱藏或模糊不利的證據/事實?
 
 
如果你不能明確判定,那就請:
1、不要輕易妄下結論;
2、不要輕易急於站隊;
3、不要輕易評價別人;
 
4、不要輕易被別人的評論左右;
5、不要隨便說什麼感同身受。
也就是說,我們一定要“守腦如玉”。
 
 

 
 
07
喬任梁自殺後,井柏然因沒及時表達哀傷,
而被無數網友謾罵:“你應該代喬任梁去死。”
陳喬恩因沒及時表達哀傷,遭到數萬網友惡毒攻擊。
有人留言:“喬任梁都死了,陳喬恩你為什麼還不死?”
 
這句留言,竟然獲得了3000多個贊。
但以前,我們不也是這般咒罵喬任梁的嗎?
 
 
喬任梁曾感嘆:“每天看著這麼多人罵我,誣陷我,想著乾脆死了算了。”
劉瑜在《觀念的水位》中講述了一種“平庸之惡”——當一個惡行發生後,這個鏈條上的每一個普通人都覺得自己無辜。
 
“普通人甲,不過是給猶太人做種族登記的小辦事員。
乙,不過是奉命把猶太人押送到一個隔離區的警官。
 
丙,不過是把猶太人趕上火車的乘務員。
丁,不過是維持集中營治安的保安。
戊,不過是負責收屍的清潔工……
 
憑什麼讓他們對這些人的死負責呢?
他們不過是一個巨大機器上的小螺絲釘而已。
但是,讓希特拉一個人負責嗎?
 
 
600萬人,他一天殺一個,也得殺一萬年。”
雪崩的時候,沒有一朵雪花覺得自己有責任。
在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,我們只有“守腦如玉”,才不會犯下可怕的“平庸之惡”。
 
正如王爾德所說:惡,莫大於輕浮。
 
 

 
 
08
當年,小澤征爾去歐洲參加指揮家大賽。
他被安排在最後一個參賽。
小澤征爾全神貫注地揮動著指揮棒。
突然,他發覺樂曲演奏得有些不自然。
他以為演奏家演奏錯了,要求重奏一次。
 
 
但重奏的樂曲依然不夠自然。
評委會鄭重聲明:樂譜沒有問題。
小澤征爾大吼一聲:“不!一定是樂譜錯了!”
 
他喊聲一落,評委們立即站起來,
報以熱烈掌聲,祝賀他大賽奪魁。
原來,這是評委們精心設計的圈套。
前面選手雖也發現了問題,但都放棄了意見。
 
 
1998年,香港廉政公署公招首席調查主任。
43歲的蔡雙雄參加了這次選拔考試。
可是,最後一道題把蔡雙雄難住了。
題目是:唐太宗李世民為保護環境採取了哪些措施。
 
分值20分,答不出就意味著出局。
蔡雙雄絞盡腦汁,也想不出半點舉措。
最後,他在試捲上寫下:我想不起他採取過什麼舉措,我不會答。
 
 
兩週後,結果公佈:只有蔡雙雄入選。
原來,李世民根本沒有採取任何舉措。
這道題,目的是測試應試者的誠信度。
守腦如玉,才能有這般的定見和遠見。
 
 

 
 
09
胡適先生在贈言北大哲學系畢業生文章裡,
曾引用禪宗的一位高僧所言:
“達摩東來,只是要尋一個不受人惑的人。”
 
何為“不受人惑的人”?
胡適先生說:“他不容許偏見和個人的利益,
來影響他的判斷和左右他的觀點。
 
 
他一直都是好奇的,
但是他絶對不會輕易相信人。
 
他並不倉促的下結論,
也不輕易的附和他人的意見,
他寧願耽擱一段時間,
一直等到他有充分的時間來查考事實和證據後,才下結論。”
 
胡適先生的話,更適合用於這個時代。
在這個信息、思想、流言、謊話滿天飛的時代,願你我學會“守腦如玉”。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