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龍華會松林小築
關於部落格
龍鳳呈祥天機顯*
華光嶾玄圖騰搴*
會悟皇法天啟緣*
松柏後凋四正圓*
林立術法淂恦演*
小慧覺知蛻變衍*
築真潛能皇道玄*
添願行慧傳奇掔*
  • 7001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研究:男性的“非典型”抑鬱症

 
 

他易怒、工作狂,可能是因為抑鬱|研究:男性的“非典型”抑鬱症
---Knowyourself 
 
 
長久以來,抑鬱症都被認為是一種“女性疾病”:在世界各地,女性的抑鬱症診斷率大約是男性的2-4倍。美國藥物濫用及心理衛生服務部2014年的調查顯示,在18歲以上的成年人中,4.8%的男性、8.2%的女性報告在過去一年中有至少一次重性抑鬱發作期(Bernstein, 2016)。
 
但,男性真的比女性不容易患上抑鬱症嗎?近年來,有研究認為事實並非如此:男女性發病率實際上是相當的,只是男性會較少地報告抑鬱,且較少報告抑鬱的典型症狀。
 
 
根據美國國立精神衛生研究所(NIMH)的調查,在美國至少有600萬男性患抑鬱症,而實際的數字還會更高一些;NIMH因此在2003-2005年發起了一場叫做“真正的男人,真實的抑鬱”(Real Men. Real Depression.)的運動,以希望引起公眾對男性抑鬱症患者群體的關注(Rochlen, 2005)。有研究表明,當把非典型症狀納入考慮後,男性的抑鬱風險(30.6%)和女性的抑鬱風險(33.3%)沒有顯著差別(Martin, 2013)。
 
 
在男性的抑鬱症患者那裡,實際上存在一個這樣惡性循環:
 
由於一直以來,男性主動去說出自己抑鬱的比例更低,這會影響到業界對抑鬱症診斷標準的歸納——精神障礙的診斷標準,一定程度上依據臨床學者對案例的歸納。我們所熟悉的抑鬱症診斷標準,更多地基於女性案例中表現出來症狀所建立(因為女性報告更多)。這又反過來影響了臨床上醫生根據這樣的標準去診斷時,男性會更少符合這一套基於女性表現的症狀標準,使得男性獲得抑鬱症診斷的概率顯著地低於女性,且更容易被誤診。
 
久而久之,社會便進一步建立起了抑鬱症是一種“女性疾病”的認識,使得抑鬱之於男性,始終是難以被識別、羞於被承認的。
 
 
 

“被遮掩的非典型抑鬱”
 
在DSM-5對於“重性抑鬱障礙”的診斷標準中,有兩項症狀標準中至少要具備一項:“心境抑鬱”或“喪失興趣或愉悅感”;在總共9項診斷標準中,則需要有至少5項症狀出現。這9項診斷標準包括:心境抑鬱(也可能是容易被激怒,但主要用於兒童和青少年的診斷),興趣減退,體重減輕或增加,睡眠障礙(變少或變多),精神運動性激越或遲滯(精神上格外活躍或遲鈍),疲勞或精力不足,感到無價值、自責或內疚,注意力無法集中,死亡與自殺觀念。
 
 
這些症狀被稱為抑鬱的典型症狀。它們所表現的往往是“內化的”(internalized)一些情感,如低落、喪失興趣、自責、內疚等;而研究發現,男性身上常見的抑鬱症狀則往往是非典型的。Martin(2013)總結出,男性的抑鬱具有8個主要症狀,即易激惹、憤怒攻擊/衝動、睡眠障礙、酒精/其他物質濫用,危險性的行為,行為過度活躍,緊張,對平時感興趣的事失去興趣。其中,只有睡眠障礙和失去興趣兩項是符合抑鬱症診斷標準(成人)的“典型症狀”。
 
 
這些症狀大部分都是“外化的” (externalized)。I Don't Want to Talk About It: Overcoming the Secret Legacy of Male Depression一書的作者、臨床心理學家Terrence Real把常見於男性身上的抑鬱症狀稱作“被遮掩的抑鬱”(Covert depression)。Real認為,男性抑鬱有三種格外突出的情緒和行為表現(Real, 1998):
 
1. 情緒和行為上的發洩(lashing out)
區別於女性往往表現出抑鬱的典型症狀,比如低落、無價值感、自責、脆弱等等,男性大多會表現出急躁、易怒、衝動、敵意等等情緒,並可能會有暴力行為。在Real看來,他們的衝動情緒、攻擊性行為,是因為內在的情緒無法表達出來,而產生的一種極端的應對機制。
 
2. “自我(錯誤)治療”(self-medication)的行為
抑鬱的男性會更傾向於“自我(錯誤)治療”,而不是尋求幫助。而這些“治療”行為,則大多表現為成癮行為和危險性的行為,比如工作狂,完美主義,性癮,對女性的玩弄,習慣性出軌,過度購物、賭博、遊戲、看視頻等,他們用這些方式來試圖緩解痛苦。男性抑鬱症患者還可能會有一些特殊的“自我治療”行為,比如美國前總統林肯曾說,幽默是自己發洩消極情緒的方式,在他抑鬱症嚴重的時候,他反而會不停地講笑話。
 
3. 孤立/退縮(isolation/withdrawal)
與抑鬱的女性更多地會有“力量被剝奪感”(disempowered)不同的是,男性會產生更多的隔離感(disconnected)。抑鬱的女性會更多地傾訴和尋求幫助,更少地避諱談及自己的問題;而男性則會將自己和他人隔離開來,尤其會將自己和伴侶、孩子、家人、朋友隔絶開來。
除此之外,比起女性的情緒症狀更多,男性更容易有明顯的身體症狀,比如長期頭痛,胃痛,或背痛。
 
 

 
 
為什麼長期以來,
我們都誤以為男性抑鬱發病率低?
 
1. 男性會更少地認識到自己的抑鬱。
如前文所述,男性抑鬱症擁有一些非典型的症狀,它不符合人們對抑鬱症的認知;相反,在男性身上表現出的這些情緒和行為症狀,更容易被社會默許為是“正常”的。
 
比如,社會更容易接受一個男性的衝動、易怒、急躁和暴力行為表現,甚至覺得這是“男子氣概”的表現。同樣容易被默許的,還有他們的危險行為、成癮行為。一個沉溺於工作、對自己使用過高標準要求的男人,可能會被讚揚有事業心;一個出軌、玩弄女性、性生活頻繁的男人,可能會被認為性魅力較大;而賭博、喝酒等等習慣,也往往在男性身上被認為是可以容忍的。
 
這使得,無論是男性自己,還是身邊的人,都更容易忽視抑鬱的症狀,這些原本是症狀的表現被“正常化”(normalizing)了。
 
甚至,男性自己對男性的性別刻板印象,還要比女性對男性的刻板印象更甚。在一項英國研究中,研究者提供了一個故事片段,它描述了一個故事,主角在最近兩週的時間裡,早上醒來就會感到心情低落,對往日的愛好提不起興趣,感到注意力無法集中、疲倦無力、難以入睡。只不過,研究者將1218名被試分為兩組,其中一組讀到的故事主角叫Jack,稱呼是“他”;另一組讀到的故事主角叫Kate,稱呼是“她”,除此之外,其餘的內容都一模一樣。
 
在讀完這個故事後,所有被試都會被詢問,是否認為故事主角患有精神障礙,認為主角的問題有多嚴重,以及主角是否應該去尋求專業人士的幫助,問題有多難被解決,他們對故事主角能夠感受到多少同情。
 
結果顯示,當故事的主角是男性時,男性和女性讀者都更傾向於認為,他沒有精神障礙,並且會表現出更少的同情。尤其是,男性讀者比女性讀者更容易得出主角沒有精神障礙、不需要幫助的判斷。而當故事主角是女性時,男性和女性讀者都會更傾向於判斷她有精神障礙,她的問題很難解決,她需要尋求專業幫助(Swami, 2012)。
 
 
2. 即便識別出抑鬱,男性也不願意承認和求助。
 
在Terrence Real看來,抑鬱的男性同時承受著兩種污名,他們的羞恥感不僅源於抑鬱症是一種精神疾病,更在於它是一種“女性化”的疾病。
 
美國記者和專欄作家Steven Petrow曾經做過健康記者,他說,“我知道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上的,疾病就是疾病,而且現在的社會已經比上一代人思想開放得多,但我仍然感到羞恥。”這是因為,由於被曾經的交往對象(男性)發現自己在服用依地普倫(Lexapro),一種抗抑鬱藥的時候,對方便唐突地和他分手了 (Petrow, 2016)。
 
在我們日常的語境中,甚至“情緒”、“情感”這兩個詞語本身都會和女性身份結合在一起。當“情緒化”、“情感豐富”被用做男性的形容詞時,我們會覺得是貶義的。與抑鬱相關的情緒,比如悲傷、低落、脆弱、思慮過多,更會被認為是女性化的;如果承認自己患了抑鬱症,等於會被認為是“缺乏男子氣概”。
 
 
2001年美國心理學會(APA)年會的一個分論壇上,曾經展開了這樣的爭論:男性是不是“情感的木乃伊”?當時,曾任APA主席的Ronald Levant 提出了“被正常化的男性述情障礙”(normative male alexithymia)這個概念。(述情障礙是一種人格特質,指的是一個人的大腦機制無法感知、表述、處理和思考情緒,是“情感上的色盲”。回覆【述情障礙】給公號,可以瞭解更多)
哈佛大學的心理學家WilliamS. Pollack認為,男性述情障礙的“被正常化”是這樣發生的:首先,由於男性會過早地被強迫與母親分離,因此造成的發展性創傷會使男孩缺乏親密、同情和對伴侶進行承諾的能力。
 
 
這種創傷會在他們社會化的過程中加劇,因為社會文化不斷地教育男孩抑制和否認自己的脆弱、溫柔的情緒(DeAngelis, 2001)。“堅強”和“獨立”是社會對一個男性從小開始的要求,我們的文化並不歡迎男性表現情緒,或者公開地表現脆弱。他們被認為應該最大限度地抑制自己的情緒,比如,從小就會被教育“男子漢不能哭”,不要“情感過於豐富”。
 
“男孩期(boyhood)的核心任務是‘隔離’(disconnection):與自己的母親隔離,與自己的情緒隔離,與自己的需求隔離,與自己的脆弱隔離。”Real說。
 
對情緒的壓制和拒絶,使得男性傾向於否認自己是抑鬱症患者,這是抑鬱治療的極大障礙。他們在發現抑鬱症狀時會非常反感,認為這些症狀是失敗的表現,認為抑鬱症是一個應該被擊敗的東西。《正午的惡魔》(The Noonday Demon)一書的作者Andrew Solomon說,在男性面對抑鬱症時,往往有一種荒謬的觀點,即認為男人應該通過崇尚武力和運動(militarism and athleticism)來掩蓋自己的情緒。
 
 

 
 
3. 在求助時,更難確診或誤診。
由於症狀的不同,以及官方診斷標準尚未完全將性別差異納入考量,男性在求助時容易被誤診。同時,由於男性的抑鬱症往往伴有更明顯的身體症狀,因此,當男性同時擁有身體症狀,比如心臟病、肌肉勞損時,他們的抑鬱症狀就更容易在鑒別時被忽視(APA, 2015)。另一個原因在於,一些男性傾向於主動壓抑和忽視症狀,因此在問診時未能準確報告症狀。
 
 
抑鬱對男性的影響
對抑鬱症狀的不識別、不承認、不求助,使得男性抑鬱症患者會更少地接受治療,他們也表現出更高的自殺率。受抑鬱症困擾的女性比男性更多嘗試自殺,但男性死於自殺的概率比女性高出四倍(APA, 2015)。這是因為,男性更多地使用了致死或暴力的方式進行自殺,比如使用槍支;對於自殺的想法更具有強迫性;更少有預警性地與他人談論,因此無法得到及時的幫助(Robinson, 2016)。
 
 
抑鬱與性
抑鬱症狀會表現為一些危險行為,其中部分行為與性有關,比如過於頻繁的性生活和出軌等;而它同時又會因為社交孤立,而表現為與伴侶之間的性退縮。但是,抑鬱症本身會影響性慾望與在性行為中的表現,會使得性慾降低,可能會導致性功能障礙。如果接受治療,一些抗抑鬱藥及相關藥物也會對性功能有負面影響。
 
因此,男性有可能把抑鬱所致的性功能失調,認為是自身“男子氣概”出現了問題,出現自責的現象,這會進一步導致性功能的損壞(Bernstein, 2016)。
 
 
抑鬱與親密關係
抑鬱的男性表現出的攻擊和憤怒,可能會導致家庭暴力;而孤僻,封閉,社交退縮,則會讓伴侶感到被拒絶、被傷害,這都會嚴重影響他們的親密關係,使得他們的伴侶成為壓力的承受方。
 
“他們無法和他人親密,是因為他們拚命地試圖不去和自己親近。”Real(1998)認為,在這裡,“投射性認同”(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)起到了作用:一個人會讓另一個人來承受自己不願意承認的情緒。比如,一個抑鬱的男性會否認自己的情緒,儘力使自己顯得“正常”,他們的行為症狀,比如對自己伴侶的攻擊、憤怒和暴力行為,不良的成癮行為,出軌行為,以及對伴侶的孤立等等,都會使得伴侶變得情緒沮喪、低落,呈現出顯性的抑鬱態來;這種抑鬱態,也正是男性希望否認的那部分,當它們在伴侶身上表現出來,則會進一步遭到這個男性的打壓。
 
因此,女性更常見的是因為親密關係中的問題而導致抑鬱,而男性更多的是先爆發抑鬱,然後因此引發了親密關係問題。這種投射性認同不僅會在伴侶之間,也會在代際之間傳遞(Real, 1998)。
 
 
 
如何幫助抑鬱症男性?
如果你自己是男性,且懷疑自己有抑鬱的可能:
 
1. 可以先進行自測,參照文章前半部分的8條典型診斷標準,它來自抑鬱的“男性症狀量表”(Male Symptoms Scale, MSS)。
 
2. 如果測試結果顯示你可能是抑鬱,不要羞於承認。即便作為一個男人,你也完全可以和他人訴說你的感覺、情緒和痛苦。
 
3. 不要認為“堅強的人不需要從外界獲得幫助”,求助是有意義的——如果主動求助,抑鬱症的治療成功率被認為高於80%(Real, 1998)。
 
 
而如果你身邊的人,比如你的男性伴侶出現了抑鬱症狀:
 
1. 讓他明白你是能夠理解他的,並幫助他一起理解自己的症狀,讓他們認識到自己的一些情緒和行為是抑鬱的表現,並不能通過那些成癮行為、危險行為來解決。
 
2. 幫助和鼓勵他尋求支持:作為抑鬱男性身邊的伴侶,你是被賦權的,你可以勇敢地告訴他:“我認為你有抑鬱症狀,你需要幫助。”如果對方抗拒的話,你可以說“如果你不認為你有問題的話,我認為我們之間的關係已經出現了問題,需要尋求幫助。”
 
3. 注意對方的自殺傾向,注意及時溝通和詢問,但也不要過多地詢問。
 
4. 做好自我關懷:如果你交往的男性有抑鬱症,這對於你來說也會是非常不容易的體驗,你需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和精神健康狀態。
以上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