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龍華會松林小築
關於部落格
龍鳳呈祥天機顯*
華光嶾玄圖騰搴*
會悟皇法天啟緣*
松柏後凋四正圓*
林立術法淂恦演*
小慧覺知蛻變衍*
築真潛能皇道玄*
添願行慧傳奇掔*
  • 7001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【神】《平衡是一切的療愈,態度是靈性的彰顯》

 
 
 
我:
一個紙上談兵的人,可以爲他人進行療愈或是任何的教導嗎?
 
神:
雖然懂理論的不一定搞得定實務,搞實務的也不一定懂理論,但理論和實務不應相悖,應該要能相輔相成。
 
一個紙上談兵的人當然可以帶兵,但兵聽不聽命令又是另一回事。而一個沙場老將可能目不識,卻有充足的實戰經驗。
 
如果你要的是“貨真價實的結果”,那麽面對考驗的實務曆練就是必經過程。如果只想要爽一爽當老師、被崇拜特殊性,那光會紙上談兵還是免不了被市場將軍。
 
我:
我並不想要當“老師”,可是我很愛分享。
 
神:
“老師”和“分享者”的分別是:一個“分享者”知道並不存在“教導”這件事,因爲“意願”與“信念”就像“學習”與“愛”一樣,永遠必須是當事人自己的責任。
 
分享者也不負療愈他人的責任,他會協助“平衡”。因爲他知道沒有需要療愈這回事,有的只是“心靈”或是“思維”模式的失衡,只待當事人自己內在的平衡與覺醒即告痊愈。
 
我:
所以一個靈性探索者該有怎樣的“意願”,以及怎樣知道他已經上路了?
 
神:
一個靈性探索者要先有“承擔人生”的“意願”,爲自己所有的生命事件負起責任,那表示對周圍一切與自己有關的不再有抱怨、不再有批判、不再有攻擊,完全地接受、完全地承擔,放下分別,無有情緒。
 
即便是重如泰山的擔子也願意許下承諾一肩扛起,即便是難如登天的目標也願意矢力前行。
 
這樣的心願不是小信的人可以擔當,但當他有這麽強烈的“意願”,宇宙會知道。這時候宇宙會給予他足夠的“加持”讓他成爲一個完完全全與衆不同的人。
 
首先,他的信心會增強,行動力會增加,對挫折的耐受度也會提高。這是“願心”的力量!它只需要一個決定。
 
當他可以時時刻刻都處在“行走自己的願力”途上,他的覺察力便會提升,他的頭腦會自動調校到“當下覺察”在道途上的狀態,頭腦變成靈魂的工具而非身體的主導。
 
靈魂做事不需要理由,祂直接“是”,直接“在”,他不需要知道自己是否已經“上路”,因爲對祂來說“相信”的事情就會“本該如此”地被完成。
 
一旦靈魂願意相信,一切都易如反掌。
 
我:
所以,這樣的人一定與衆不同嗎?他是否是特立獨行?
 
神:
強大的信念使他的內在與衆不同,他不會人雲亦雲,也不會搖擺不定。
 
所謂的特立獨行不過是這樣信念的表現,這份信念也使他無有恐懼,不擔心世人的品頭論足。
 
我:
但是我還有很多恐懼,尤其是死後的審判。基于這點,恐怕我不是一個好的靈性探索者……
 
神:
不!沒有死後的審判,唯一爲你自己審判與定罪的是你自己,而爲罪下定義的也是你們自己。
 
神並不比你們嚴苛,否則如何涵納宇宙萬物?神住在你們的心!
 
當我說你們怕神,說的其實是你們怕自己,害怕赤裸裸直條條地面對最真實的自己。如果你們勇于面對自己,說誠實的話語,也就是面對了我。
 
我對每個人講話,每個人也都可以訴說神的話語,但若少了真誠赤裸的自我面對、省思,乃至在生活中落實,不過是是鹦鹉學舌,人生終歸是在投機與漂移中度過。
 
如果我有好惡,那並不是我所樂見。
 
我:
祢說,當我們無懼地面對命運時,就主宰命運,那對印度貧民區裏的人和非洲饑荒的孩子來說,也是一樣的嗎?我不認爲他們不在努力面對自己的命運。
 
神:
是!他們正在努力面對自已的命運,差別只是在心態上的接受與否。
 
當你“不接受”眼下的狀況,你就很難從垃圾堆裏找出堪用的物品。當你沈溺在“我很可憐”的心境裏,你就很難不成爲受害者。
 
所有的物種裏只有人類對環境有“不接受”的對抗心態。對地球萬物來說,皆是“物來則應”的直接面對。
 
你們用“戰鬥”來形容人生,我卻要說以“攻擊”和“對抗”爲主要思維的“人”,根本不算活著,充其量只是個會呼吸的機器,因爲生命的價值不存在彼此的對抗裏,也不存在于內在的攻擊裏。
 
我:
我的生命則存在這書裏……
 
神:
你一直以來不太受教,曾經有很長的日子,你活在頭腦的模式裏,自以爲是。盡管如此。我看著也是好的,直到你自己感受不到真正活著,而開始創造了後續的一切改變。
 
我:
是祢幫助我創造後續的一切!我經常在等待那特定的時刻,祢臨在的狀態!
 
神:
要是那狀態一直不出現呢?你看看你給自己設定了怎樣的制約?你以爲我能單獨存在于心裏或頭腦裏?
 
我:
祢不是單獨存在的嗎?“宇宙之心”?
 
神:
不是!從來就不是!你以爲只有你“能寫”的時候我才“臨在”嗎?
 
任何時候,我也看著你做些頭腦的事,或在臉書說些無關緊要的話,卻不出聲音。不是我不“臨在”,而是你沒注意到自己的“存在”,尤其是在頭腦模式之下。
 
當你清楚地覺察到自己“存在”的頻率,你就與天地同頻而能感受到我的“臨在”。這宇宙沒有什麽能夠單獨存在,連神也不能!
 
若沒有人,神也不神!
 
人與神是一體的兩面,是互爲表裏,是合作夥伴。是人的存在肇生了神——你們的愛、感恩和恐懼。
 
因著人,神有了人性,因著神,人有了神性,所以你們與神共爲一體、本爲一體。
 
當你“體驗”而非“知道”這一體性,你便明白,其實沒有神也沒有你,有的只是“存在”的狀態。那是一種被稱之爲“空”的境界。
 
你們總愛用“次元”來形容那狀態的層次,事實上“次元”只是你的心靈狀態的頻率。在“空”裏,你知道你是(大我的)你,但你又已經不是(小我的)你,那難以言喻的既分離又合一、既遠又近、既是又不是、像是在又像是不在……啊!
 
往更深處,甚至連“存在”都寂滅(與大我消融合一)!任何你所“以爲”的,不過是一種頭腦的設定,透過信念,那就像程式一樣,是可以改變的。
 
我:
許下心願做出承諾容易,要能堅持初衷很難;要在挫折磨難中堅持,更是難上加難!
 
神:
正因爲做這個選擇不容易,你沒有太多的外部競爭,只需要和自己賽跑。
 
容易的事情讓普通人去做,如果你要不一樣的人生,請你務必先改變你小我的個性。從來沒有一個小我的個性可以在認出天命後承擔。
 
“臣服”是面對生命的“態度”。
 
要我說,這種全然的接受,便是“相信”的態度。這種相信是不需要理由的,不需要外部的肯定或贊美,而最後因著這份相信,他必會成就他所決定要成就的事物。
 
我:
我想很多人還是甯可回到熟悉的空間,熟悉的魔鬼畢竟比較容易親近。對于那些活在“熟悉的苦難”裏的人,例如:家庭暴力、精神虐待、性侵的家庭,祢的建議是什麽?我可不認爲這些是他們該受的天命!
 
神:
如果可以選擇,應當要離開,而非以任何借口繼續面對迫害。
 
人們之所以選擇“熟悉的磨難”,只因爲習慣了而不願意改變,甚至還爲這苦找理由承擔,認爲這才是負責。
 
負責可不是這樣用的。
 
委屈自己待在任何一個威脅到生存安全的環境,才是對生命的不負責。
 
我:
或許那是他按著因果該承受的嗎?
 
神:
或許是,那也不意謂著他不能去改變!不要忘記你們都有改變自己命運的權柄!
 
我:
只能改變自己的嗎?像利用占蔔、命相、星象等爲人解惑,有可能改變對方的命運嗎?這樣會影響因果嗎?
 
我的一位朋友說他最近被一位“老師”指示要小心,別用這樣的方式涉入他人因果太深,不然自己可能會有不好的影響。
 
神:
表象的因果人人可以藉由行動去改變,牽涉到生死輪回是屬于不可眼見的潛在大因果。一個人會有怎樣的命運以及道途上的遭遇,其因果豈是一般人隨隨便便有本事介入的?
 
你除了受自己的因果影響和改變自己的因果,對于他人的因果,你想介久還不容易呢!
 
面對求助或者需要被幫助的人,要是那人的“受苦”真是他在因果上來說“該受的”,那麽根本連“受幫助機會”的可能性都沒有。
 
要是“助他之力”出現,那是不是也表示,這份協助也在“因果”計劃之中?
 
這世界上每天幫人解決問題、處理困難、公益行善的人可多了!要是這些“利他行爲”都屬于“介入因果”,那因果法則對人類一點助益也沒有,因爲它使人性冷漠進而沈淪!
 
如果所有“利他的行爲”都等同于背負對方的因果,那這世界將成爲一座廢墟,人類的精神文明也沒有意義!
 
是不是因果,不是誰說了算,但是對需要協助的人和事視若無睹卻以“不擔因果”爲名冷漠以對,我保證這絕對會有因果。
 
你應當協助、應當伸手。但做完就忘,只有這樣超然的利他行徑可以真正的幫到受助者,也讓天地爲你紀念。
 
我:
謝謝祢給出了中肯的看法。不過我同時也想到,好像沒有簡單的人生這回事。誰都有本難念的經,誰都自認生在苦海,看別人卻是一派輕松樣。事實上真換了角色,也不一定比較好過。
 
神:
所以,知足吧!人生之所以是“苦海”,是因爲你們不願意用“面對”來濃縮這份苦。
 
“面對”是知難行易的事,有面對的心反而可以減少痛苦。
 
人生中問題往往也包著答案,如果運動,讓你肌肉酸痛,解決酸痛的也是運動。要是工作使你心煩意亂,解決心煩的也是工作。要是逃避使你痛苦……
 
我:
解決痛苦的還是逃避,對吧?
 
神:
對!只是很短暫,很快就會恢複痛苦,直到你受夠了!
 
我:
人性不喜歡面對、解決,那象征著過程中可能會有的變動和痛苦。我們甯可安于現狀拖延著,對某些可以藉由拖延換取利益的人來說,更是如此。
 
神:
不管這苦是被稀釋還是放大了,苦的本質還是苦,面對只是小苦,逃避最後會累積成大苦。
 
任何一個“安于現狀”的拖延者都明白,他們只是在逃避,逃避面對的恐懼,卻可能因此活在更大更久的恐懼裏。
 
“安于現狀”其實是不安,“逃避”是個“最小阻力解”,它用在人生道途上,卻也只能得到最小的效益。如果你選擇,那就不要對更高的可能性懷抱绮夢幻想。
 
事實上,一切改變的可能性都存在,安于現狀不僅無法扭轉現狀,更讓自己失去優勢。
 
我:
那麽讓那個受家暴的孩子離開家暴環境,難道就不是逃避?好吧!我承認這問題很蠢……
 
神:
孩子!聰明點!我們不要玩邏輯上的辯論。
 
是的!離開確實是另一種逃避,不過與其稱之爲逃避,我倒認爲是種“轉進”。畢竟他連“安于現狀”都做不到,那就先退到一個讓自己能有安全的環境、安定的心靈之地,然後在穩定中才有讓現狀更好的可能性。
 
我:
我不打算跟祢辯論,也不認爲辯得贏。
 
神:
是啊!如果諸般迹象都已經顯示你該如何去做,爲何要浪費時間和上帝爭辯?
 
在人生道途上,每個人都握有選擇權,那些以爲自己沒得選的人,不過是以此作爲借口,好贏得一些其實不是他真正需要的。
 
我:
例如?
 
神:
像是同情、關懷、合理的抱怨等。
 
我:
受害者的福利嗎?
 
神:
是苦中作樂的機會。如果他們意識到自己正在某種受苦狀態,而不願承認又不願改變。
 
我:
誰都想過輕省的日子,誰都不想吃苦!
 
神:
或許做出面對的選擇不容易,但只要開始,就不會太難,你唯一的對手只有自己。
 
當你把做出承擔的態度變成一種習慣,你會發自內心的感到自豪,這份自豪會引發周圍的認同;漸漸地,你會找到這份“吃苦”背後的甜頭,如果嘗到甜頭,什麽苦都不苦了。
 
這時候你回顧所吃的苦,會發現這苦其實不過只是,“意識”上的“標簽”。
 
我:
如果無法相信這點呢?
 
神:
那就去重新創造一個!
 
我:
這還是無法避免需要“相信”啊!
 
神:
所以請直接相信吧!就不用一直繞圈圈……
 
我:
對許多仍活在“匮乏狀態”下的人們而言,最大的苦是沒有足夠的資源……
 
還有許多所謂“人生勝利組”的朋友,盡管外在物質什麽都不缺,卻唯獨空虛寂寞,空乏的內在讓他們失去了快樂,這也是苦。
 
祢這本書要是能夠解決這些“實際”的問題,我相信對更多人來說,才是“心靈”力量被真正落實。
 
神:
聽好!我說過,關鍵是“你們對苦的定義和態度”。
 
當“苦”已經變成一種“信念”則不論你是高官厚祿或是升鬥小民,你都感受不到“樂”,因爲你總是會在自己和他人的生命裏,最先注意到“苦”的證據。而這證據又回頭來支持你的信念,使“苦”更堅定不移,于是“苦”的感知便更加真實了,這個信念將會使你的生命失去和諧。
 
要扭轉這樣的情況,你必須先從“信念”轉變,若是信念不能立即扭轉,就從外在的“態度”做起。
 
我:
外在的態度決定于內在的信念,若是信念無法扭轉,那外在的態度又從何而來?
 
神:
任何一項改變,如果不能從內在,便要從外在開始。內外是互相交通影響的,從來就不是單行道。
 
舉個例子:一個不常運動的人經常顯得慵懶沒活力,要想得到活力,就得于外在開始建立運動的習慣,哪怕一開始時是不情願的,只要他願意開始,漸漸地他就會變成一個有活力的人。
 
我:
所以祢是要我們“假裝”,即便一開始時心不甘情不願?
 
神:
那得看你“改變”的“願”有多強,假不假裝不是重點,若是你心甘情願,就會顯得真。那份心甘情願便是“接受”,接受眼前的一切境況。
 
我:
意思就是“認命”對吧?那他幹脆就“接受”自己就是慵懶沒活力,何必心不甘情不願的改變些什麽?
 
神:
“認命”是一種全然的放棄,像是受害者似地,完全相信自己是被“命運”所擺布的。
 
確實有先天之“命”,但你們後天的“信念”、“態度”與“行爲”可以完全逆轉先天之命。
 
簡單地說就是:在你扪的“思、言、行”上就有改變人生的巨大力量。改變進行前,無論如何,總有需要接受的,我所說的“接受”,第一條就是這個。-----(節選自《老神再在III》*謝明傑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